easy website builder



公会资讯

申伯
谢 之始祖

子孙显赫朝廷

谢姓是炎帝的嫡系姜姓后裔,早在两千多年以前的周宣王时代即已得姓,关于谢姓的姓源,“姓簒”上有写道:“姜姓,炎帝之后,申伯以周宣王,舅受封于谢,今河南谢城是也,后失爵,以国为氏焉。 周宣王的王后姓姜,申伯是姜后的兄弟,以国舅身份被封于谢,后来这一家人失去爵位之后,子孙也按照当时的习惯,以国为氏而全部性了谢。


诗经大雅的“崧高”篇亦有云:“申伯,王缵之事,子邑子谢,南国是氏”


此所指之南国,即是谢国,是天下谢姓最早的发源地,当时周天子的都城是在洛邑,而谢国的位置正好在洛邑的南方,也就是现今河南省唐河县之南,因此才有“周之南国“之称。谢姓人士成名很早,汉朝时代就有许多谢姓名士见诸史册,誓如谢夷吴,谢该,谢谭,谢弼,以及博学多闻,著有”后汉书“一百余卷的证承等,都是旱期历知名的谢姓人物。晋室南迁以后,前秦坚挥兵攻芸,晋征讨大都督谢安率领谢氏兄弟子侄,大败苻坚于淝水(历史上有名之淝水之战),顿使谢氏光茫大射,声誉如日冲天。令人撰写家史,若提及南迁后的晋室,总遗漏不了王,谢两个姓氏史。


唐代李延年编著南史时,更干脆将王,谢二族人氏,不分朝代,连贯作传,足见比二族左右当时朝政,在政坛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政治上的变更,影响不了南朝王,谢两家的崇高地位。以谢家而言,不管是那一个人当皇帝,他们的子孙仍然显达如故,这种“不倒翁“的现象,可以从南朝历代(宋,齐,梁,陈四朝)正史所列举的人物中看出:“晋书” -- 有谢鲲,谢荷,谢安(附谢琰,谢混,谢奕,谢云,谢石,谢朗,谢迿)三传,共十一人。 ”宋书“一一有谢晦,谢景仁,谢方明,谢瞻,谢弘微,谢灵通,谢庄七位。 ”南齐书“——有谢超宗,谢瘪,谢眺三位。”梁书“——谢出,谢举,谢兰,谢儿卿,谢征五位。“陈书”一一谢哲,谢瑕,谢贞三位。 由此可见,从晋室南迁,经宋,齐,梁,陈四朝,一直到隋文帝统一全国为止的三百年间,虽然前后总共换了五个朝代,可见谢性仍然保持其显赫地位,最终发展成为中国各地的一个大性。谢氏南迁至闽,粤一带,为时较迟,根据“崇正同人系谱”的记载,到宋末景炎年间,才有一位江西赣州宁都的谢新·隋文天样勤王,收复梅州,并担任梅州令尉。他的长子谢天佑后来并定居于梅州的福乡,成为谢姓在南方的开基始祖。尽管谢姓家族南迁较迟,但却繁殖极快且广,以台湾来说,谢姓就是全省的第十三个大姓。




谢安

中兴宰相

谢安,字安石,东晋陈郡阳夏人,生于晋元帝大兴三年(公元320年),
卒于晋孝武帝太元十年(公元385年),享年66岁。

谢安少有重名,风度闲雅,深沉有才辩。 因父兄并任中外要职,不须他去经营势利,所以一直没有跻身宦海之意,整天只与王羲之等人作东山之游,朝廷多次下诏辟他入社,他盖不应沼,最后激怒朝廷,下令将他禁锢终身,他也不以为意,正好可以尽情于山水之间。一次乘船出海游乐,忽起大风,同船的人无不面露惧色,只有他一人镇定自若,撑船者见他如此,继续向海中划行,直到他示意回府,这才载人以归。数年后,他父兄相继去世,弟谢万也因事废黜在家,族中无人支撑门前,他这才有出山当官之意,而这时他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。 谢安 一当官,便任大司马桓温副职,后又历官吴兴安太守,侍中,吏部尚书,中护军,桓温多次想废晋帝自立,他则以智阻挡其事,故终桓温之世,东晋皇帝的宝座一直没有易人,因为功勋卓著,桓温一死,他便接替了宰相之任。 桓温给谢安留下的是一个濒临崩溃的烂摊子。 谢安玄上任后,便于全方位地对时政进行了改革,加在政治上,整个统治阶层的大局出发,“不存小察,弘以大纲”,从而减少内耗,使上下齐心;在经济上,减轻赋税徭役,废除“度田收租之制“,安宁社会生产;在统治集团内部,用人唯才,改革门阀弊端,维护集权统治。此外,又针对尖锐的民族矛盾和东晋朝廷的积贫积弱,“举贤不避亲”,任命兄子谢玄为军政长官,去组织一支果敢善战的军队,为抗御外敌打下基础。通过上述一系列的改革,使行将就木的东晋王朝很快出现了勃勃生机。公元383年,与东晋对峙的前秦军队近百万人,在其主苻坚的带领下南攻东晋。针对这种“投鞭于江,足断其流”的强大声势,谢吴兴安作为执政大臣,采取了镇定应付的正确策略。他一方面派兄弟子侄率“北府兵“


前去迎战,另一方面又向全社会示以闲暇,安定众心,谢玄从前线回来请教抗敌方略,他闭口不谈,只是拉他下棋游乐,他的棋本不是谢玄的对手,现在为了稳定谢玄情绪,主动提出用全部家产作为赌注一决雄雄。谢玄见主帅如此不把大军压力当作回事,心情很快安定下来,下完棋后返回前线,凭机智勇敢打败了秦军,创造了8万人大胜近30万人的著名战例。而同时的谢安,仍在推行他的安定人心计划,等捷报传来的时候,他正与人下棋,看完捷报后掷在一边,一点也没有表情变化。直到下完棋,送走客人,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激动,以至在过门限的时候折断了鞋底,而他丝毫也没有觉察。 事实证明,谢安在淝水之战期间所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,对夺取战争胜利所起的作用是十分重大的。它可以稳定军心,民心和最高统治集团的心,为了前方将士克敌制胜提供了精神力量,因为这场战争的胜利,不仅表现了他政治上的雄才大略,也表现了他超凡的军事指挥能力,所以后人评价他说:由于他出任了东晋宰相,东晋“赖之以晏安”,他是古今少比的“社稷之臣“。